首页 -- >> 微信矩阵
APP下载

那些“一夜变脸”的外国译名

发布时间:2018-04-09 14:05 来源:福建省长乐市房产新闻网 青年参考

  浩如烟海的外国专有名称被转化为中文时 ,会遵循若干成文或不成文的基本原则。某些沿用多年的习惯说法突然在一夜间被推翻 ,一大主因在于 ,它们本来就是“将错就错”的产物。

  3月16日 ,白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发文 ,要求更改该国的中文名称 ,称“汉语中‘白俄罗斯’这个错误的国名 ,使很多中国人怀疑对方说的到底是哪个国家……要把我国名称翻成中文的话 ,那就应该用’白罗斯’这个词 ,即把现在的名称去掉’俄’字”。

  除了“白罗斯” ,还有哪些耳熟能详的译名在一夜间变脸?它们背后有何规律可循?

  “名从主人”体现出尊重

  “白罗斯”此次发出请求后 ,中国学者展开了热烈讨论 ,多数人倾向于认同外方说法 ,认为“白罗斯”从语音上还原了“Belarus”本来的读音 ,“白俄罗斯”的译法应该算是早年的翻译失误。按照“名从主人”的原则 ,为这个东欧国度更改中文译名是妥当的。

  关于翻译标准 ,大家都对严复提出的“信、达、雅”耳熟能详。具体到国名、地名、人名、机构名等专名翻译 ,基本原则是“名从主人、约定俗成、名从权威”。

  “名从主人”指的是外国人物或机构自取的中文名应当予以尊重 ,如美国汉学家John King Fairbank既然已经取名“费正清” ,就不应再称他为“约翰·金·费尔班克”;这项原则也指应根据人物所属族裔的母语发音翻译 ,如投资界大鳄George Soros是匈牙利移民 ,严格来说 ,他的姓氏应该按匈牙利语译为“绍罗什”而非“索罗斯”。

  “约定俗成” ,主要指外国专名的译法应当沿用定译 ,也就是“先入为主”。荷兰Hague译为“海牙”、美国Hawaii译为“夏威夷” ,都是沿用多年的习惯译法。

  至于“名从权威” ,顾名思义就是要选择权威机构的译法。

  虽然专名翻译要遵循以上三大原则 ,但三者孰轻孰重并无一定之规 ,通常要视具体情况而定。韩国首都Seoul的更名就是典型案例。2005年 ,时任汉城市市长李明博宣布汉城的中文名称改为“首尔” ,随后 ,韩国方面通过官方渠道要求中国跟进。“汉城”是历史故称 ,本应遵循“约定俗成”原则 ,但中国经过慎重考虑 ,还是同意了韩方要求 ,“名从主人”原则胜出。不过 ,对于韩方将韩国国家元首(President)的中文称谓改为“大统领”的要求 ,中方并未接受 ,仍然称为“总统”。

  绝大多数时候 ,中国愿意尊重外国的选择 ,西非国家科特迪瓦的更名就是这样。科特迪瓦(C te d’Ivoire)在法语中的意思是“象牙的海岸” ,不少地方都曾用意译称呼该国:中文是“象牙海岸” ,英文是“Ivory Coast”。1985年10月14日 ,时任科特迪瓦总统费利克斯·乌弗埃-博瓦尼要求各国统一按法语发音称呼本国 ,也就是从意译一律改为音译。自当年12月31日起 ,联合国开始采用“科特迪瓦”的译名 ,各国随即跟进 ,这就是“名从主人”。

  二战后 ,新独立的国家纷纷改掉殖民时代的旧称 ,反映在中文译名上 ,包括“锡兰”改名“斯里兰卡” ,“黄金海岸”改名“加纳” ,“罗得西亚”改名“津巴布韦” ,“(原比属)刚果”改名“扎伊尔” ,之后又改为“刚果(金)”。“缅甸”的英文名由Burma改为Myanmar ,不过中文称谓未改。此外 ,1991年以后 ,“列宁格勒”变回“圣彼得堡”也为国人所熟知。

  约定俗成还是将错就错?

  大部分国家和城市中文译名的改变是对方主动要求的。如果外方无甚意见 ,那么中文译名的首要原则当属“约定俗成”——毕竟 ,改变多年来习惯的称呼是件麻烦事。这个道理对各国都一样。1978年 ,中国曾要求各国政府及学术、出版机构使用汉语拼音称呼中国地名 ,如改Peking为Beijing、改Canton为Guangzhou ,但直到今天 ,混用的情况依然常见。

  澳门的英译名Macau也是约定俗成的产物。澳门二字在粤语里的发音是“Ou Mun” ,与Macau相去甚远。追根溯源 ,16世纪 ,初到澳门的葡萄牙人问渔民这是什么地方 ,渔民随口答曰“妈阁(Maa Gol)” ,葡萄牙人遂以为这就是当地本名 ,与“几内亚”(当地土著语“我是女人”)和“加拿大”(土著部落名)情况相似 ,闻一多的诗作《七子之歌》曾提到这段典故。澳门于1999年回归中国 ,但Macau已深入人心 ,所以就“将错就错”了。

  同样“将错就错”的还有很多外国人名。一些历史人物保留了传统译法 ,如策动鸦片战争的英国外交大臣、首相The Viscount Palmerston仍被最新学术著作称为“巴麦尊” ,而非“帕麦斯顿子爵”;“艾森豪威尔”、“鲍威尔”、“安妮”和“贝克汉姆”按照中文阅读习惯增加了字音 ,而非根据实际发音译为“艾森豪尔”、“鲍尔”、“安”和“贝克姆”。塞尔维亚网球好手Novak Djokovic最为中国人熟知的名字是“德约科维奇” ,而非“乔科维奇”。

  一些外国人很“享受”这种“将错就错”。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用Germany而非Deutschland指代德国的国家 ,却没有严格对应地译为“日耳曼尼亚” ,而是继续让对方享有“德意志”这个传统名字。一些外国公司也继续使用不准确但好听的旧译名 ,如美国快餐公司McDonald’s刚刚进入中国时曾用名“麦克唐纳” ,后来改成了粤语音译“麦当劳”;美国石油公司Mobil曾译“莫比尔” ,后来改成了清末和民国时期的“美孚”。至于“蝌蚪啃蜡”、“本茨”和“巴依尔” ,显然不如“可口可乐”、“奔驰”和“宝马”讨喜;相比之下 ,日本豪车“凌志”改称“雷克萨斯”虽然更贴近“LEXUS”的本音 ,但“味道”弗如远甚。

  不当译名就在你我身边

  名字是历史和文化的产物 ,如果不清楚它们背后的奥秘、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在翻译时就难免贻笑大方 ,甚至造成误解。有人认为 ,“白罗斯”此次要求改名 ,就是因为原来的国名总让人以为还有“黑俄罗斯” ,甚至误以为该国是“俄罗斯的某一片区域”。

  翻译带来的误会经常影响深远。20世纪70年代 ,信息技术浪潮在西方方兴未艾 ,当时的一些中国译者误将“Intel Technology”译为“情报技术” ,徒增困扰。英国的伊顿(Eton College)和哈罗(Harrow School)总是被加上“公学”的后缀 ,导致不少人把这类贵族私立学校和面向大众的“公立学校(public school)”混淆。

  创刊于1930年、每年都要评选世界企业500强的Fortune杂志在中国长期被译为《幸福》 ,光看名称还以为是生活类刊物。直到它1996年开始发行中文版、官方定名《财富》 ,错误译名才走入历史。美国的Mayo Clinic更倒霉——这家拥有3家分院、5万多员工的世界著名医疗集团被译为“梅奥诊所” ,很容易让不熟悉的人忽视它的精湛医术。

  位列“世界三大体育赛事”之一的“一级方程式(Formula 1)赛车” ,其实和数学无关。Formula的确有“数学公式”的含义 ,但按照《美国传统词典》的解释 ,这个词用在赛场上时 ,指的是“决定赛车级别的一整套规则”。所以 ,F1赛车其实就是“一级赛车”。国际上除了F1 ,还有级别较低的F2赛车。

  体育界的另一个“躺枪者”是葡萄牙足球俱乐部“里斯本竞技”。2017年9月 ,这家葡超传统豪门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布通告 ,宣布自己的中文名字是“葡萄牙体育” ,葡语名字里从来就没有“里斯本”这个词。这归咎于当年的译者不通晓葡语 ,只能从英文转译 ,英国人为了与本国的“体育队”区分而加上了“里斯本” ,中方译者照单全收。

  莫名其妙的译法在文学领域也时有耳闻。小说《To Kill a Mockingbird》在中国广为人知 ,Mockingbird专指“嘲鸫、反舌鸟” ,1983年的中文译本也正确地译为《枪打反舌鸟》。可不知为何 ,此后的译本和电影名称变成了《杀死一只知更鸟》 ,而知更鸟和反舌鸟无论是外观还是种属都完全不同。连专业学者都不知道这个“明知故犯”的误译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还有些翻译问题应归咎于译者的知识水平。一些文章将二战时美国的War Department(陆军部)译成“战争部” ,暴露了作者对美国历史缺乏了解。伦敦的Fleet Street(舰队街)其实得名于附近的Fleet River(弗利特河) ,“舰队街”同样有望文生义之嫌。还有《泰晤士报》(The Times) ,这家英语国家“时报”的鼻祖被安上了一条河流的名字 ,给后人“挖了坑”。

  2001年美国“9·11”事件发生后 ,英语媒体用“Ground Zero”称呼世贸中心遗址 ,有的译者将其译为“零地带”或“归零地”。其实这是个军事术语 ,本意是“爆炸中心”。

  军事方面最有争议的译名当属美国海军的“企业(Enterprise)”号。Enterprise的最常用含义当然是“企业” ,但用“企业”来对应一个美国海军传承两百余年、曾多次指代威力巨大的航空母舰的舰名 ,似乎不太恰当。最后 ,美国人自己解决了这个中文翻译的难题。在2012年12月老一代“企业”号的退役仪式上 ,美国海军宣布第三艘“福特”级航母的名字仍将是Enterprise ,在美国官方的中文报道中 ,该舰被译为“进取”号。

  当然 ,也有相当一部分翻译问题怪不得中国译者。美国顶尖高校之一的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习惯上被译作“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事实上 ,该校应该叫做“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后者是该校捐资人的名字。可是 ,作为人名 ,Johns非常罕见 ,即使以英语为母语者也经常把它与常见的教名约翰(John)弄混。1888年 ,美国文豪马克·吐温就曾以揶揄的口吻建议霍普金斯大学改名:“人们可不会对一所连名字都没写对的学院有信心 !

  本文刊载于《青年参考》报4月5日A10版

【责任编辑:吴蕴聪】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热图
青秀H5
  • 今天 ,请给他们一分钟
    如果你觉得此刻岁月静好 ,不要忘记无数英烈曾为此负重远行。这个清明 ,放下手机 ,为他们默哀一分钟。
  • 一个失聪女孩的职业舞者之路
    她是一个失聪的女孩。同时 ,她还是一名职业舞者、王力宏新歌MV的女主角……她是谁?有怎样的故事?
  • 哪个汉字最能代表2018年?
    汉字是中华文化之根 ,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符号和智慧结晶。快来为你心中的年度汉字投上一票。
1/3
新闻排行榜
网评
王金山同志任安徽省委书记郑州黄河大桥明起终止收费 曾被曝违规收14.5亿我国批准与日本关于刑事司法协助条约李建国:不辜负党中央重托和山东父老期望长沙交警启用电子路考仪 安全员无考试评判权教育部:今年重点提高幼儿园入学率我与高仓健做邻居的日子日媒称日本明日将强化钓鱼岛海域警戒能方便旅客买票的改革才是好改革图文:宁洱地震灾区风雨之后见彩虹